跑得快游戏医药研发生产现状:多、小、散与技术创新弱

  最近国家在征求意见“十三五”规划中的两组数据用了两组数据:

  1. 跑得快游戏的药企有5000多家,原料药和制药企业,有一半的销售收入低于五千万元以下,前10强只占了国内市场的15%,表明我们的企业多、小、散。

  2. 现有的12万个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批文中,共有通用名2750个,其中有34.98%的药品品种有超过10家企业在生产,有5.78%的药品品种超过100家企业在生产。还有15.92%的获批化学药品和生物制品在医疗机构和零售终端均无销售记录。

  由这两个数字,我们得出结论是当前医药行业同质化严重、产品低水平重复,技术创新能力弱。政府的审批和监管应该保证优胜劣汰,使我们好的企业做强做大,这是监管部门不可推卸的责任,监管部门要反思这个问题。

  改革的六方面新希望

  2015年是国家药品审批制度改革的破冰之年,沉寂这么多年之后,大家在推动药品的审批、推动药品行业改革的方面看到了新希望:

  1.国务院出台《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国发〔2015〕44号),是国务院首次对药品审批的大篇幅政策规划;

  2.调整了药品医疗器械注册收费制度;

  3.2015年7月份开始的对药品临床数据的核查;

  4.推动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试点(MHA);

  5.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

  6.第十版的《药典》于2015年面世,提高药品审批标准。

  改革药品器械审评审批制度

  国务院的改革审评审批制度意见里面,讲了五个方面的大框架。

  第一是提高质量,建立科学高效的审批体系,使审评审批的制度有效、安全,质量可控。

  第二,解决注册申请积压。CFDA和CDE(总局药品评审中心,CenterforDrugEvaluation,CDE)积压了大量的审评审批的资料,接下来政府要求严控供大于求的药品和工艺落后的药品。

  第三是提高仿制药质量,加快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到2018年底前,完成基本药物口服制剂与参与制剂的质量一致性评价。

  第四鼓励研究和创新新药,优化审批程序,对临床需加快审批,开展上市许可人制度。

  第五要提高审评审批透明度,公开医疗药品器械注册的受理、技术审评等各个环节的条件与要求。

  新政效果:CFDA《2015年度药品审评报告》

  根据CDE和CFDA三月份发的2015年药品审评审批报告,2015年全年完成的审批任务是9601件,比去年完成增加了90%。审批任务积压由2015年高峰时的22000件,现在降低年底的不到17000。

  调整药品医疗器械注册收费制度

  去年制定了新的收费标准,我们现在把1995年到现在20年的“低价”的收费取消了。国产新药注册费从原来的1万多,现在调整为62.4万元,提升幅度非常大。调整的目的就是通过价格的调整提升,提高注册的成本,促使药品的优胜劣汰。这样会把一些低质量,或者不值得推动的产品挡在门外。

  开展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核查

  自查和核查,从方向上是对的。当然行业的声音说原来认为按照政府的规定就可以被批准,现在不批,还要自查,这是政策的前后不一致。这其中可能有执行的问题,但是总体上跑得快游戏的医药行业需要有这样的改革。

  2016年年初报告统计,截止今年1月12日撤回和不通过是1151个,占自查核查总数的80%,其中企业主动撤回占到77%。而实际上,超过80%的企业都觉得自己原来报的东西有问题。如果依法办事,企业应该坚持,但最后把申报撤回来了,企业首先应该自责。所以我认为,产品不是靠监管出来的,强大的监管加上我们强大企业的自律和公信力才可以,监管只是起到辅助的作用。

  推进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试点

  2015年11月份,全国人大授权授权北京、天津、河北、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山东、广东、四川十个省市进行试点,开展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原来的药品管理法明确规定,上市许可必须是一个药品生产企业,但是现在我们把它分离了,研发机构、研发单位等非生产企业也可以做,这样会激发我们生产力的调整。如果试点可行的话,就会修改完善成新的《药品管理法》,如果不行再修改。

  开展仿制药质量和疗效一致性评价

  今年2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开展药品质量和疗效一次性评价的意见》。其中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一个是评价对象和时限。对不同类型和批准上市日期的仿制药,有不同的评价要求。第二个是参比制剂遴选原则。企业可以自己选择产品制剂,行业协会也可以参与进来,组织同品种企业提出意见。国家总局也应该及时公布参比试剂的信息。第三是方法的选择,药品生产企业应采用体内生物等效试验的方法进行一致性评价,符合豁免生物等效制剂的品种,允许企业采取体外溶出度试验的方法进行一致性评价。

  同时也要强调企业责任,一致性评价责任主体是企业,企业应主动选购参比制剂开展相关研究,确保质量和疗效与参比制剂一致。同时,国务院也规定了鼓励措施,鼓励企业开展一致性评价。

  监管理念重塑——监管与促进并重,政府与社会协力

  从政府主管部门到研究机构,我有两个体会,一个是监管与促进并重的问题,现在大家都不敢再提“促”,实际上作为监管部门,除了监管之外,还要提升企业的能力。德国药企有问题自己叫FDA来。日本现在监管部门很大的职能是在监管的同时帮着企业促进新药能够上市。

  第二个是政府与社会协力的问题,要社会共治,要建立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不是政府一家说了算,需要企业、行业、社会、第三方机构协力,政府只是当中的一方。当然政府是比较强势,在现阶段要起到引导的作用,逐步引导全社会都来推动食品药品行业的发展。药品的审评审批加速,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应当发挥企业主力军的力量,这样才会推动医药行业更加好的发展。

  圆桌讨论:一致性评价——要做,更要符合国情有方法的做

  屠永锐(常州四药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我认为一致性试验是必须要做的,目前一致性评价的政策已经确定了,现在让药厂的忧心忡忡的,第一是标准由谁来定,第二是现在在医院里做生物等效性试验有困难。这是两大的难关。

  同时我个人还有想法,一致性评价需要分门别类。跑得快游戏总体很多仿制药还是非常好的,但有些品种较差。我们应该先对此进行分类,哪些药与原研药的质量是比较接近的,哪些是有待提高的,这样分类制定政策。质量太差需要推倒重来的就推倒重来,介入这两者之间的我们制定相应的解决方案,这样一致性评价政策也会更容易落地。跑得快游戏人吃的药是以仿制药为主,想要我国的制药行业强大、可持续发展,仿制药是一定要做好的。

  唐民皓:我同意。跑得快游戏的国情是发展跑得快游戏家国情,如果我们回归到医药是什么国情呢?我前面讲的两种数字,小、散、乱。这么多小企业,跨国企业,这就是跑得快游戏的国情,我们所制定的政策不能离开国情,包括做一致性评价。

  现在一致性评价在《意见》中作出要求,并且作为未来“十三五”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们不要挑战它,我们也挑战不了。但是实际上这项工作在“十二五”中就提出来了,只是在推进过程中遇到很多具体的问题,我们希望“十三五”中能把政策制定得更细一点,让政策更具可预见性,政策更加有确定性,因此当务之急是要推动政府提高工作透明度。